十一点五十五分,三小时的飞机,还担心要怎么在机场待到天亮。没想到,从下飞机到过完入境检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有多(没办法,明明人不多的,但是人家就是要六七分钟一个人地细细查验),随便走一圈找个地方坐下一看才发现减去一个小时的时差已经是当地时间的四点了。看来子,写完这篇日志估计就差不多天亮了吧。

原以为凌晨的机场应该是人稀的,却发现远比我想象得要多,从候机的联排椅子到汉堡王的沙发,较为舒适的位置基本都有旅客这么躺下就睡了,像我这样过了睡点注定不眠而选择喝杯咖啡看看书的人不在少数。总的来说,除了一点喧哗,也就没有什么不同了吧。


第一次赶飞机赶得这么心惊胆战,出门那刻就开始奔跑,上的士便说走高速麻烦开快点快赶不上飞机了。直接取票,不托运,继续跑着去过安检。眼看就剩下半个小时了,想着问一句能否插个队早点过安检,前面一对情侣恰好也是同一个航班不愿相让。

于是我就见证了如何两个人一个行李箱一个小包却占用了八个安检用的盒子来装物品过安检的,先是摘下帽子脱下外套,然后掏出各种口袋物品,行李箱里的电脑移动充什么的。。。。我一看,脱下外套厚,竟然还穿了件毛衣,毛衣里面还穿了两件衣服,倘若不是看到机票却是和我一个航班,我真以为他们难道是去哈尔滨呢!我回头看了看后面排队的其他人,以证明我并非异类,顺道再确认了一下机票目的地,心里焦急而不踏实。


对于这次出行,安排好对猫的照料,把阳台封了起来以防止小猫掉下去,时间充裕也无行李之扰,感觉一切如此顺利。可当我准备开好罐头为它们献上我临行前的一顿时,家中小白却突然从厨房的窗户出去站到防盗网那边了。畏高胆小的它平时也不曾这么出去,我担心我的动作会吓到它于是就敲着罐头向阳台走去,试图吸引它自己走过来阳台。可再回头找时,它已经不在那了。加之已经是今晚的飞机了,它的失踪让我心急如焚!

先是家里翻了两遍没有找到,然后楼下附近巡视了好几遍,又询问了楼下的阿姨,还边敲罐头边敲楼上下邻居的门看有没有跳进去邻居家。因为楼上下多是租客,还免不了要解释我不是骗子我是住XXX的XXX,想看看养的猫有没有掉进来。可都没有找到也没有人说见到。

难过是真的真的真的,对于失去的害怕或者不舍,在意外出现的时候的无能为力。

可面对四趟机票,N天酒店,还有一个放心不下的人,以及感觉要糟糕的圣诞节。便发现我是自私的,说到底,我也没有办法如自己想象的可以那么不顾一切。

虽然真的无法睡着,但是也希望能够闭上眼睛睡一觉,而醒来时,这不过都是一场梦。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