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周南教授本人,应该是在2014年秋,课程刚成立项目组,邀请院内大部分教授拍摄形象照。那时候还不了解周南教授,但是却印象深刻。与约定的时间提前大致5分钟内来到,身穿唐装,不高,还有点瘦,话语中非常平静。现在百度百科上放的,也正是当天的照片。

20151207114859

后来慢慢也了解他的经历,之后的几次见面中,都听到他提起他的书《要钱还是要命》,他和他的《道德经》。他是一位市场营销学的教授,被认可的第一批长江学者。在我看来,市场营销学应该是门唯利是图的学问,非常看中营销成本与营销效果的利益关系。然而周南教授却是一名哲学家,他说市场营销的内容他讲得太多了,他更希望把他对道德经的理解体会分享出去。

我记得中学念书的时候,有一种说法就是年轻人不要看《道德经》,因为里面有太多看淡功名的思想,年轻人应该有理想有追求。其实不然,我的理解是《道德经》中强调人不应该过分浮躁地追求功名,而是应该平静心境,让自己的内心强大,提升自我,来达到一种境界。你们觉得呢?

《要钱还是要命》

「我和他们认为,《道德经》可以帮助我们减低浮燥心态,心境平静,思考当中道理及应用,可与消费者达到双赢。」周南教授也是武汉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是教育部聘任的企业管理学科的第一位长江学者讲座教授。他认为,一般人对道德经太多误解,《道德经》主张积德比积财更为重要。

周:现在中国经济起飞,企业家盲目追求盈利极大化,导致个人身心紧张,资源耗尽,环境污染,为钱而亡命,本末倒置。学习《道德经》可促使人们不致迷失,在赚钱及身心之间取得平衡。中国在逾百的环保重点城市中,有数十个空气质量超标,最近以北京的污染最为恶劣。人们连呼吸都感觉憋屈,能活得舒泰吗?要钱还是要命?企业须要想清楚。杜甫当年吟诗「国破山河在」,我说现在中国处於「国在山河破」的局面,企业家虽赚得金银大把,但制造垃圾比天高。近看似胜,远看是败。

周:企业家追求盈利适可而止,不宜无限榨压利润,否则将招惹社会反感。即使企业家发达,亦应如《道德经》所说「大富若穷」。我记得 1984年从美国念完MBA回家,带回了电风扇及彩电,女儿兴高彩烈,因无须於饭後赶到福州西湖边乘凉了;但现在的小孩子鲜有因此而兴奋。现今人们衣食无忧,酒席後剩馀大量食品而不打包,有的为了面子而「穷大方」,这都不可取。我是插过队的,知道粮食来之不易。我们衣食足之馀,还须爱他人丶爱社会丶爱地球。我是主张环保的,连名片也不印,奢侈品少用,我也乐於捐出我的身体,已签署死後捐出我的所有器官,造福他人。虽然《道德经》提倡的境界高,不容易实行,但我们不能因做不成圣人,便放弃这些美好的追求。

周:《道德经》第33章说:「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即是说做生意要有恒心和魄力,做人要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後人。以三鹿奶粉为例,可说是「千年道行一朝丧」,三鹿奶粉是中国销量连续十年以上位居全国第一,董事长田文华从基层做到全国优秀女企业家,200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但同年爆出三聚氰胺事件,三鹿集团被法院勒令破产,田氏亦被判重刑。老子说:「信言不美丶美言不信」,说明了企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虽一些人认为赚钱愈快愈好,但必须讲良心和公德心,才是恒久的成功。企业常说提防利率风险丶滙率风险丶政策风险,但品牌最大风险是道德风险。我的品牌疆界是:「心有多善,品牌就可走多远」。

周:企业家争取利益极大化,营营役役,殊不知「少则得,多则惑」(《道德经》第22章)的道理,谢瑞麟的三起三落可引以为鉴。作为香港着名珠宝公司创办人,他勤恳可嘉,80年代初正想跨出珠宝业,大手投向商铺和物业,适逢中英谈判引发信心危机;1987年上市後又进军地产却遭挫败;1997年前香港地产高涨时再投入,遇上亚洲金融风暴又失利。2004年他终获法官批准解除破产令,始如释重负。可见,企业家只见遍地黄金,不顾处处地雷,只管好大喜功,最後仍是身败名裂。
周:中环的置地广场,业主想把商场办成世界名牌专卖店的集中地,能抓住有钱人购物时不喜欢拥挤的特点,设计走道宽濶,同时还留下不少看似无用的空间,作为大庭和中央的喷水池,人流不断,打造成功。相反,附近不远的一个商场,把商户分割卖出业权,虽各业主们雄心壮志,但由於缺少统一的规划,商店未能有系统地使用,现今沦为菲律宾女佣聚集及购物的地方。这说明了「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道德经》第11章),即是「有」之所以能给人带来便利是因为「无」发挥了作用,因而无就是有,无用也是用,无用而无不用。

周:我不认为企业做到大规模或赚大钱便是最好。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电饭煲大王蒙民伟1953年成立信兴行,取意「有信则兴」。他讲求诚信,向松下幸之助取得该其品牌在香港的总代理权,之後回绝了索尼代理权。他不二之心赚得了松下坚实的合作。当事业有成,他捐助了数以亿计的善款回馈社会,1996年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命为「蒙民伟星」,他赚得了世人对他敬重之心。

周:《道德经》并没有为我带来学术成果,但我喜欢研究它,因它带给我们人生更高的境界与体会。我在城大教授EMBA授课,从《道德经》看管理,受到学生欢迎,他们都是企业家,认为学习《道德经》可以在现今纷乱的世界里减低浮燥心态,企业无须急功近利,只要以心比心,其实也可与消费者达到双赢。

 

You Might Also Like